•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校园爱情最后的性事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2:08   
     小艺此时香汗淋漓,全身如发烧似的热力逼人,原本整齐的刘海凌乱不堪,她把脸埋在了枕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她全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要不是山炳提着她的臀部,她早就趴在床上了。

      这样的姿势干了一会儿后,山炳又让她仰躺着,提起她柔若无力的双腿,往外分开,一直到达最大限度,使得她肥美的阴穴完全从腿间突了出来,他握着肉棍又一次入她的身体。

      山炳特别喜欢这种姿势,因为这样不仅能够完全进入,而且可以清楚地看到阳具在阴道中进出的情景,这使他非常的兴奋。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粗壮的肉棍在这个美丽的姑娘穴中进进出出,看着她那两片红红阴唇不停翻动,看着那淫水从两人性具的缝隙中渗出。

      他享受着她的身体,欣赏着她的表情,双重的快感让他不停地加快速度。

      小艺已经魂飞九天了,她的意志已经模糊,只有双腿间传来的快感是她唯一的感觉,她的两只小白兔似的乳房在山炳有力的碰击下不停跳动,她双颊绯红,星眼迷离,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

      高潮就快到了,山炳粗重的呼吸声,小艺销魂的呻吟声,阳具快速进出阴穴所发出的“滋咕滋咕”水声,还有他小腹撞击她屁股发出的“啪啪”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幅淫荡的肉欲画面。
    终于,在山炳重重的一记顶入后,两从都静了下来,他如愿以偿地把精液注入了她的体内,而她永远留有了他的味道。

      山炳在小艺的床上足足休息了十五分钟,然后他才有了力气爬到下铺。他刚到下铺,一具火热的少女胴体就贴在了他的身上。

      小艺的下铺是李红,一个前卫且妩媚的少女。打从王小莲的床铺上传出男女急促的喘气声开始,她的手就未曾离开她的下体。可是纤细的手指无法满足她体内膨胀的欲望,她需要,她渴望一个强壮的男人、一支粗壮的肉棍来挤压她、填满她。所以当山炳爬到她的床铺上时,她主动地抱住了他,把他压到在床上,然后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急切地想把那支肉棍儿导入自己的体内。

      山炳还没坐稳就被压到在床上,这到是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连番征战正好觉有点累,索性就让她主动。

      傍晚来的时候他没有特别注意这个女孩,只记得她身材苗条,不过现在脱光的样子(她习惯裸睡)看起来到觉得太瘦了点。她一头乌黑的秀发保养得很好,如一道瀑布飞坠到她光滑的肩头,她的乳房不大,但是尖尖的,尤如两支竹笋,纤细的小腰,白白的屁股,修长的双腿,别有一种诱惑力。

      此时,她正用手扶着山炳的阳具,想把它塞入自己的体内,可山炳的宝贝就像软绵绵的面条,根本无法挤入她的阴道中。山炳发现她的阴毛很丰盛,黑郁郁的一片,上面粘满了亮晶晶的淫水。李红见他的阳具尤如死蛇,无法进入她的体内,便伏下身头埋到他的胯下,张嘴含住了那条死蛇,全然不顾它身上凝结着一层山炳的精液和小艺的淫水的混合物!

      山炳感觉到自己的宝贝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空间,一条小鱼儿般灵活的小舌在他的宝贝周围不停打转,把那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舔得干干净净。她美丽的长发,挂落在他的小腹上,随着她头部的上下运动,轻轻磨蹭着他的腹部,痒丝丝的很是受用。

      趁这个机会,山炳环视了一下宿舍,最先被征服的女儿小莲和上铺的钱兰好像已经进入了梦乡,靠窗的二个铺位下铺是何静,她的床被窗前的桌子挡住了,看不到,上铺是高芳,一个运动型的女孩。山炳记得来的时候她扎着马尾辨,跟着她的身影蹦来跳去,很是可爱。


      而现在她的头发凌乱地散落在枕头上,前面有几缕被汗水浸湿,粘在了额头上。她有着健康的肤色,两条健美结实的大腿此刻夹得紧紧地,仿佛是想阻止两腿中间那只手的蠕动,饱满的乳房在她另一只手的揉捏下不停地变换着形状。绯红的脸颊,微微张翕的小嘴,一双快要滴出水来的大眼睛正幽幽地看着山炳。她全身上下充满着渴望,充满着诱惑!





      不知不觉中山炳的阳具再次举了起来。李红吐出他的宝贝,一条亮晶晶的丝在她的嘴和他的阳具之间拖得好长。她两脚跨在他的屁股两边,一手扶着阳具坐了下去。

      “哦”李红长长出了口气,暴满的感觉让她酥爽无比,她双手撑在山炳的胸膛上,臀部开始了上下运动。与其说山炳在干她到不如说是她在操山炳,因为她完全掌握了主动,山炳有几次想起来亲吻她,都被她按回到床上。她不停地耸动着身子,下体像一张贪吃的小嘴,拼命地吞入大它几倍的香肠。一股股淫水从缝隙中渗出,顺着山炳的阴囊流到凉席上,弄得他的屁股底下凉嗦嗦的。

      山炳完全被动了,但是他并没有闲着,他那双结满厚厚老茧的手一会儿抓住活蹦乱跳的乳房,揉捏一通,一会儿又盖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搓磨一番,又或是轻捏她细腻修长的双腿。正是既轻松又快活!

      渐渐地,李红的体力支持不住了,动作明显缓慢下来,可她仍有一下没一下地套弄着,为的是寻求那要命的快感。

      山炳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他马上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休息了这么久,他的体力又回来了,他强壮的身子整个压在了她的身上,结实的屁股开始上下运动,阳具一下下杵入身下少女的阴道中。

      “唔!……呜……哦……”受到山炳强有力的碰击,李红口鼻间发出了令人销魂的声音,她紧紧抱住他宽厚的肩膀,指甲嵌入了他背肌,双腿上提夹在他的腰上,使他的阳具能完全进入自己的体内。她沉浸在快感之中,当山炳把他在大嘴盖在她嘴上时,她毫不犹豫地开启了殷唇,伸出丁香小舌,仍由他吮吸。

      山炳吮吸着少女甘甜的汁液,下身买力地抽动着,粗壮的阳具在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不停进出,每一下都顶到李红的最深处。

      山炳黑黝黝的粗糙皮肤和李红雪白细腻的肌肤形成了一种强力的视觉上的震撼力,再则,试想一下,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农民压在一个青春貌美的女大学生身上且肆意奸淫着这具晶莹雪滑的胴体,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刺激啊!

      高芳认为这可比看A片要刺激得多了。她的床铺靠着窗,有点儿风从窗口吹入,但这夏夜的丝丝凉风却怎么也吹不息她身上熊熊的欲火。

      她香汗淋漓,连乳罩搭在胸前都觉得热,被她脱下扔到了床后,内裤早就退下,挂在了脚踝处。

      她的双腿夹的紧紧的却丝毫阻止不了胯下的那只小手,被淫水弄湿了的小手在阴户上来回抚摸,滑腻的淫液涂满了整个阴户,乌黑柔软的阴毛湿湿地粘在阴阜上面。她另一只手正揉捏着自己饱满的乳房,两只乳房都已被揉的通红,乳头就像花生米似的,硬硬的一颗。

      她的眼睛一直跟随着山炳的身影,从钱兰的床上到李红的床上,她都紧紧地盯着他,她火热的情欲渴望自己就是下一个被他压在身下的人。但是山炳却按部就班,有次序地一个个地奸淫着,无发渲泄的情欲在她体内积聚,熊熊的欲火燃烧着她,使得她双脸通红,唇干舌燥。男人,她需要男人,只要是男人就行,她真想现在就冲到街上,随便抓个男人来浇灭身上的这股火。

      可是!她怕黑!她这么大的人睡觉还要开一盏灯,试问她又怎么敢半夜三更黑漆漆地一个人出去呢?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下铺的何静从床上下来了,她二话不说就走到门口,打开门跑了出去。高芳看到她的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

      山炳正起劲地奸淫着身下的美娇娘,享受着她那滑腻紧凑的下体带给他的阵阵快感,却看见曾和他做过一次爱的何静赤身裸体地跑了出去,胸前的一对乳房像小白兔一般跳动。

      他忽然想起那次在老人公园,他坐在长椅上,何静坐在他身上,阳光下她的乳房白的耀眼,在他有力的耸动下,她的乳房就像她跑动时一样跳动不已。

      想到这里他不由重重顶了几下,却听到身下李红:“唔!哦!呜……”地乱叫,她双手紧紧地搂他身子抽搐了几下就软软地散开了。
    山炳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她深处涌出,包围了他的肉棒,令他很是受用,他射了几次精的阳具却异常持久,没有在这股暖流中献身,依然坚挺无比。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