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学姊淫荡模样

    发布时间:2020-07-16 00:01:02   


    17岁,就读台北某高工夜间部二年级。

    我住在桃园所以要搭客运回去。上了客运,走向最后一排(我习惯坐最后面),坐定后本想说睡一下,这时候有个人影上了车,让我精神又回来了,是学姊耶,是我平常在客运上遇到的学姊(她也住桃园),她不高,大概只有160(后来确定是158),但是很漂亮,脸型跟我喜欢的深田恭子很像,胸部我光看就有C吧(被我猜中),虽然不高但是两腿却是非常匀称。

    她一上车,车上有几个色狼马上盯着她看,我心里超不爽的(虽然我也盯着她),平常她坐在倒数第二排,看着她慢慢走过来,心里好紧张,不过接着更紧张的事发生了,她竟然坐在我旁边!!

    我心差点跳出来,平常坐再她后面我已经很满意了,但从没想过坐她旁边,而且还是她选的,我高兴的言语表现不出来。

    她坐定后,我偷偷的喵了一下,疑!她眼睛怎么红红的,哭过吗?

    但我没想太多,因为我太累了,虽然学姊坐在旁边让我很高兴,我还是一下子就去找周公下棋去了。

    睡到一半,突然间!我觉得两脚间凉凉的,我张开眼睛偷看了一下,哇咧!!学姊的手竟然再我的鸡巴上摸来摸去,而我的拉链不知不觉的竟被她拉下来了,连内裤她都拉下来了。

    大鸡巴(勃起时长19CM宽有两只成年男子的手指粗)在她的刺激下,慢慢的翘了起来,学姊还不时的偷偷看我有没有起来,等到鸡巴完全勃起时,学姊好像吓了一跳,但是马上的她又开始慢慢的用她的小手再鸡巴的小洞洞上按了几下,鸡巴抖了一下,超舒服的。

    但是我心里却在想着学姊她为什么这么这么做??

    她的手握这着鸡巴上下慢慢的套弄,还不时小声的说:“好大的鸡巴,这种东西真能放的进小穴穴里吗?阿辉(她的前男友)的好像没那么大说。”

    我听到了,心里一振难过,学姊已经不是处女了,真是羡慕那个人。

    当我还在猜是谁夺走学姊的处女时,鸡巴突然一阵温暖!阿阿……真是爽,偷偷低下去看,哇!学姊竟然在帮我口交!!难怪会暖暖的(她的小嘴竟然可以把我的大鸡巴吞了三分之二)。

    她的小舌头还不停的在里面舔来舔去的,有时还在小洞洞上舔个几下,让平时只有手淫的我好几次差点就射了。

    学姊一边帮我口交还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手也不停的套弄着剩下没吞进的鸡巴。

    过了大约十分钟,她的口技虽然我要性交网但我还是没有射出来,她似乎累了,抬起头来休息了一下,但手还是不停的套弄,她看了看我,又把头低下去继续吹,我一边装睡享受着学姊的服务,一边偷偷向窗外看去,快到家了。

    突然,学姊快速的上下套弄,并且用力的吸,小舌在小洞不停的舔来舔去,还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我受到了这样猛攻,被吸了进20分钟的鸡巴终于受不了,在学姐可爱的小嘴里射进了大量的精液,学姊被突然的射精下了一跳,有大半的精液直接被她吞了进去,剩下的她含在嘴里,用舌头玩弄了一下才吞下去,并一边帮我把裤子穿好。

    我想想也是时候了,打了声哈欠,学姊被我的动作吓的赶紧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静静滴坐在那装睡,“奇怪?为什么刚刚好想有人在帮我口交阿??”我说的音量故意让她听到,她果然抖了一下,我起身并按下车铃一边走到最前面准备下车。

    再等下车的时候我发现窗边里我的后面有人,这并不奇怪,但是我却感到奇怪,因为那个人是学姊!!平常她不是在这下车的阿?

    我下车的地方是车子开到桃园的第一站,而学姊我就不清楚了,她一直不让我知道她家在哪。

    下了车走了一小段,夜里的桃园比台北安静了多,我转过去瞧瞧后面(这是我的坏习惯),不会吧!学姊竟然跟着我!!

    我有点紧张的快步走向家,进了电梯(我家在9楼),本想轻松一下,谁知道学姊竟然跟了进来,我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她却一附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一边想着学姊到底想在嘛,一边想着她怎么进来的(我家是公寓耶,有警卫,他们因该不会随便让人进来才对。)突然,我大叫一生:“阿!原来如此!”

    她被我吓了一跳,疑弧的看了一下我,我才自言自语的说到:“学姊也穿着校服阿!警卫大概以为她是我朋友才没把学姊给拦下。”话才说完,才想起学姊在旁边,我赶紧装成没事。电梯里静静滴,但我的手却热了起来,她牵着我的手。

    出了电梯,她依然牵着我的手,我拿一边出钥使一边问她:“你……到底是想干么阿?”

    她笑了,笑的很甜美像是天使一样,让我有点冲动的想吻她,但我不敢。

    进了家里,客厅一片黑,但厨房是亮着的的,我妹还在看书,而且我的房间是日本式的和室,房门是雾面玻璃但还是可以看到一点点,我赶紧把学姊挡在身后。我170她158档的住吧,虽然我也很矮)。

    看她还睡的那么甜,我不忍心炒她,想到昨晚的一切,似乎像是作梦一般:她在客运上突然帮我口交、跟着我回家、跟我一起洗澡(还被我玩到泄TT)、跟我一起聊天吃面、最后把重要的第一次给了我。

    不过这些我都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一个人到客厅去看电视,想到昨晚本想跟她来第二次时她却睡着,让我欲火无处可泄(DD又翘起来了)就给她有点OX!过了一会,她从我房间走了出来:“早……安,鹰……哈……”

    看到她光着身子又一脸睡样,说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你醒啦?”

    她什么也没说,一屁股就往我身上坐,“人家还想睡……”她懒懒滴说。

    “再睡会变猪喔!”我没好气的说。

    “怎么噜?”她听出我的口气怪怪的。

    “昨天说要让我插在小穴穴里,结果你却睡着了。”

    “对不起吗……人家真滴粉想睡吗?”她一脸抱歉兼无辜的看着我。

    “哼!”我转过去不理她。

    “哇!呜呜……鹰不理我了……呜呜呜……”

    她竟然真的哭了,我心也软了:“好了啦!不要哭了,我最怕女生在我面前哭了,乖吗……”

    “嗯……”她哽咽的说。

    我看看时钟,快12点了。

    “咕……”萱的肚子发出肚子饿的声音。

    “你饿了喔?想吃什么我去买??”

    “不知道耶……”

    这时候,电视传来一声:“麦当劳都是为你……”

    “吃麦当劳!”

    “啊!?”

    “我要吃麦……当……劳……”

    “是!我的小天使。”我大声回答她。

    哇咧!最近的麦当劳开车都要五分钟,小弟我又没车(机车都没了)好死不死脚踏车前几天才被人干走,这下有得玩了。

    我换好衣服,走去拿私房钱(不然老妈把钱都收走了)发现里面多了1万!!还有一张纸条:“鹰,你老爸那边我帮你说好了,你今天放一天假,好好带女友去玩呢,我怕你钱不够,多放了1万块,用剩的要环我喔!那女孩的衣服我一起洗了,等等你去把它脱水晚上好有制服穿。老妈留。”

    以后爱爱的时候不要在家里,隔音不好,到23楼去,我大姑姑再同栋大楼23楼买了一间房,不过她是导游,所以很少回来。哩咧ㄆㄆㄆ,原来我妈发现了,一定昨晚玩过了头,忘了爸妈了。

    我心想。算了,平平白白多拿1万,不完白不完,“我去买麦当劳,你在家乖乖滴喔!”

    “嗯!”在我出门前,她还亲了我一下。

    “唿唿唿……啊……好累。”我一边开门一边发牢骚:“萱,麦当劳买回来了快……”

    她又睡着了,睡在沙发上。把东西放好,本想过去叫她,但想起昨晚的欲火,忍不住偷偷靠过去,在她的胸部上搓揉几下(DD又翘了),另只手伸到她的双腿间(她是侧睡,两腿夹的满紧的)轻轻滴抚摸阴部。

    “嗯……好痒……不要啦!”她迷迷煳煳滴说。

    “萱……吃饭噜!”

    “嗯……”她睁开眼。

    “啪!”她唿了我一巴掌。

    “啊……对不起,鹰,我以为是色狼……”她紧张的一手遮阴部一手遮胸。

    “痛不痛啊?”她软软滴问。

    “你说呢??”我气的发飙。

    “对不起吗……”她无辜的说。

    “痛耶,昨天我让你那么舒服,自己憋的快受不了,你还唿我一巴掌!”

    “真的很对不起吗……呜呜呜……”

    哇咧,我都没哭了你哭什么阿?

    “好了啦……你想吃滴麦当劳我买回来了,别哭了!”受不了女生哭。

    “你对我真好……”

    “是喔……”我气归气,她哭我就心软了,“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我比较早吃完,到后面把洗好的制服拿去脱水,顺便把床单拿去洗,萱则是细嚼慢咽,快一点半才吃完。

    我洗完晒完,回到客厅,萱在看影集,“下午想干么?”

    “不知道耶?”

    “你没有想做什么是吗?”

    “迷耶!”她边说,一边把我拉过去,等我做好她就整个坐在我身上,她很喜欢坐在我身上。

    “鹰……好无聊喔!’她说,整个人软软滴躺在我身上。

    “……”

    “怎么噜?”

    我的DD被压在她丰满有弹性的屁屁上,昨晚没发泄到的鸡巴快速的膨胀起来。

    “啊……不要啦!”等她发现要逃已经来不及了,我把她整个抱紧,用手去爱抚她的小穴口,顺便摸摸她如土豆般大的阴蒂。没那么大啦,只是比喻。

    “鹰……不要在这啦,到房里……啊……嗯……”她用力的扭着腰,想摆开我。

    “鹰……啊……啊……穴……穴里……痒……痒啊……”听到她的淫声,我打定主意,玩她喊就命,我手握鸡巴,轻轻的对准她的穴穴,然后趁她还再享受爱抚的滋味时,冷不防大力的顶进去。

    “啊……穴……穴被插穿了……啊……嗯……嗯……啊……”

    这种后体位真是爽,鸡巴整之插到底,她坐在上面,身体的重量也加强了她下压时的速度,使我的鸡巴更是深入。

    “哦……哦……啊……啊……哦……好……好舒服……鸡……鸡巴戳死我了……哦……哦……”

    “啊……啊……啊……哦……”

    “叫哥哥!”

    “哦……哦……啊……什……什么?”

    我停了下来。

    “不要停吗?!”她哀求,一边上下自己套弄。

    “除非你叫我哥哥。”我把鸡巴抽出。

    “这……这不是乱伦吗?”她脸都红了。

    “那我去打手枪好了”我做势离开。

    “哥……哥哥。”她说了。

    “好妹妹……哥哥现……在让……你舒服……”我大力把她推到沙发上,把她两双玉腿放在我的肩上,欣赏了一下她亮亮粉粉的穴穴,用力一插。

    “啊……”

    “哦……哦……鸡巴……鸡巴插到底了……啊……啊……”

    “阿……阿……嗯……哦哦穴……穴好舒服……哥哥……大……大力点……插死妹妹吧!”萱又忘情的淫叫了。

    “啊……”她突然抽叙,我知道她泄了,更是大力的插。

    “妹妹……你的穴穴好紧……哥哥好爽喔!”

    “哦……哦……嗯……嗯……啊……哥……哥哥……妹……妹妹不行了!”我当作没听见,双手伸上去掐她的乳头。

    “哦……哦……不……不行啦……啊……啊……”

    “嗯……嗯……穴……穴痒……乳头疼……啊……好奇怪……好舒服……哦……哦……阿……啊……哥……哥哥插死……妹妹了……”萱有点招架不住我的猛插,只是软软的躺在沙发上呻吟。

    “哼……哦……啊……啊……哥哥玩死妹妹了……哦……哦……”她的淫声真是人间最好的催淫声,我一直疯狂的抽插,两手更是大力的玩弄她的乳房,突然感觉一股力量由背至鸡巴,我知道是射精的前兆,更是不顾一切的次次插进花心上。

    “啊……妹……妹妹快泄了……啊……啊……”

    “好妹妹,哥……哥哥也快了!”我大力的把鸡巴一插到底。

    “嗯……啊……”她的阴道急速的收缩,身体抽叙,一股暖由喷到我的鸡巴上。

    “嗯……啊……”我低吼一声,积了一晚的精液大量快速的射进萱的穴穴深处。

    “嗯……嗯……哥哥……妹妹好舒服哦!”她面带满足的笑笑,但是眼角却有眼泪。

    “你怎么了,为什么哭,我弄疼你了吗?”我心疼的问。

    “没有。”她摇摇头说,我的鸡巴还在她的穴穴里,热热滴、好舒服,让我忍不住鸡巴又翘起来,抓起她的腰,大干一场。

    17岁,就读台北某高工夜间部二年级。

    我住在桃园所以要搭客运回去。上了客运,走向最后一排(我习惯坐最后面),坐定后本想说睡一下,这时候有个人影上了车,让我精神又回来了,是学姊耶,是我平常在客运上遇到的学姊(她也住桃园),她不高,大概只有160(后来确定是158),但是很漂亮,脸型跟我喜欢的深田恭子很像,胸部我光看就有C吧(被我猜中),虽然不高但是两腿却是非常匀称。

    她一上车,车上有几个色狼马上盯着她看,我心里超不爽的(虽然我也盯着她),平常她坐在倒数第二排,看着她慢慢走过来,心里好紧张,不过接着更紧张的事发生了,她竟然坐在我旁边!!

    我心差点跳出来,平常坐再她后面我已经很满意了,但从没想过坐她旁边,而且还是她选的,我高兴的言语表现不出来。

    她坐定后,我偷偷的喵了一下,疑!她眼睛怎么红红的,哭过吗?

    但我没想太多,因为我太累了,虽然学姊坐在旁边让我很高兴,我还是一下子就去找周公下棋去了。

    睡到一半,突然间!我觉得两脚间凉凉的,我张开眼睛偷看了一下,哇咧!!学姊的手竟然再我的鸡巴上摸来摸去,而我的拉链不知不觉的竟被她拉下来了,连内裤她都拉下来了。

    大鸡巴(勃起时长19CM宽有两只成年男子的手指粗)在她的刺激下,慢慢的翘了起来,学姊还不时的偷偷看我有没有起来,等到鸡巴完全勃起时,学姊好像吓了一跳,但是马上的她又开始慢慢的用她的小手再鸡巴的小洞洞上按了几下,鸡巴抖了一下,超舒服的。

    但是我心里却在想着学姊她为什么这么这么做??

    她的手握这着鸡巴上下慢慢的套弄,还不时小声的说:“好大的鸡巴,这种东西真能放的进小穴穴里吗?阿辉(她的前男友)的好像没那么大说。”

    我听到了,心里一振难过,学姊已经不是处女了,真是羡慕那个人。

    当我还在猜是谁夺走学姊的处女时,鸡巴突然一阵温暖!阿阿……真是爽,偷偷低下去看,哇!学姊竟然在帮我口交!!难怪会暖暖的(她的小嘴竟然可以把我的大鸡巴吞了三分之二)。

    她的小舌头还不停的在里面舔来舔去的,有时还在小洞洞上舔个几下,让平时只有手淫的我好几次差点就射了。

    学姊一边帮我口交还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手也不停的套弄着剩下没吞进的鸡巴。

    过了大约十分钟,她的口技虽然我要性交网但我还是没有射出来,她似乎累了,抬起头来休息了一下,但手还是不停的套弄,她看了看我,又把头低下去继续吹,我一边装睡享受着学姊的服务,一边偷偷向窗外看去,快到家了。

    突然,学姊快速的上下套弄,并且用力的吸,小舌在小洞不停的舔来舔去,还一边发出“嗯……嗯……”的声音,我受到了这样猛攻,被吸了进20分钟的鸡巴终于受不了,在学姐可爱的小嘴里射进了大量的精液,学姊被突然的射精下了一跳,有大半的精液直接被她吞了进去,剩下的她含在嘴里,用舌头玩弄了一下才吞下去,并一边帮我把裤子穿好。

    我想想也是时候了,打了声哈欠,学姊被我的动作吓的赶紧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静静滴坐在那装睡,“奇怪?为什么刚刚好想有人在帮我口交阿??”我说的音量故意让她听到,她果然抖了一下,我起身并按下车铃一边走到最前面准备下车。

    再等下车的时候我发现窗边里我的后面有人,这并不奇怪,但是我却感到奇怪,因为那个人是学姊!!平常她不是在这下车的阿?

    我下车的地方是车子开到桃园的第一站,而学姊我就不清楚了,她一直不让我知道她家在哪。

    下了车走了一小段,夜里的桃园比台北安静了多,我转过去瞧瞧后面(这是我的坏习惯),不会吧!学姊竟然跟着我!!

    我有点紧张的快步走向家,进了电梯(我家在9楼),本想轻松一下,谁知道学姊竟然跟了进来,我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她却一附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一边想着学姊到底想在嘛,一边想着她怎么进来的(我家是公寓耶,有警卫,他们因该不会随便让人进来才对。)突然,我大叫一生:“阿!原来如此!”

    她被我吓了一跳,疑弧的看了一下我,我才自言自语的说到:“学姊也穿着校服阿!警卫大概以为她是我朋友才没把学姊给拦下。”话才说完,才想起学姊在旁边,我赶紧装成没事。电梯里静静滴,但我的手却热了起来,她牵着我的手。

    出了电梯,她依然牵着我的手,我拿一边出钥使一边问她:“你……到底是想干么阿?”

    她笑了,笑的很甜美像是天使一样,让我有点冲动的想吻她,但我不敢。

    进了家里,客厅一片黑,但厨房是亮着的的,我妹还在看书,而且我的房间是日本式的和室,房门是雾面玻璃但还是可以看到一点点,我赶紧把学姊挡在身后。我170她158档的住吧,虽然我也很矮)。

    看她还睡的那么甜,我不忍心炒她,想到昨晚的一切,似乎像是作梦一般:她在客运上突然帮我口交、跟着我回家、跟我一起洗澡(还被我玩到泄TT)、跟我一起聊天吃面、最后把重要的第一次给了我。

    不过这些我都不在意,我在意的是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一个人到客厅去看电视,想到昨晚本想跟她来第二次时她却睡着,让我欲火无处可泄(DD又翘起来了)就给她有点OX!过了一会,她从我房间走了出来:“早……安,鹰……哈……”

    看到她光着身子又一脸睡样,说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你醒啦?”

    她什么也没说,一屁股就往我身上坐,“人家还想睡……”她懒懒滴说。

    “再睡会变猪喔!”我没好气的说。

    “怎么噜?”她听出我的口气怪怪的。

    “昨天说要让我插在小穴穴里,结果你却睡着了。”

    “对不起吗……人家真滴粉想睡吗?”她一脸抱歉兼无辜的看着我。

    “哼!”我转过去不理她。

    “哇!呜呜……鹰不理我了……呜呜呜……”

    她竟然真的哭了,我心也软了:“好了啦!不要哭了,我最怕女生在我面前哭了,乖吗……”

    “嗯……”她哽咽的说。

    我看看时钟,快12点了。

    “咕……”萱的肚子发出肚子饿的声音。

    “你饿了喔?想吃什么我去买??”

    “不知道耶……”

    这时候,电视传来一声:“麦当劳都是为你……”

    “吃麦当劳!”

    “啊!?”

    “我要吃麦……当……劳……”

    “是!我的小天使。”我大声回答她。

    哇咧!最近的麦当劳开车都要五分钟,小弟我又没车(机车都没了)好死不死脚踏车前几天才被人干走,这下有得玩了。

    我换好衣服,走去拿私房钱(不然老妈把钱都收走了)发现里面多了1万!!还有一张纸条:“鹰,你老爸那边我帮你说好了,你今天放一天假,好好带女友去玩呢,我怕你钱不够,多放了1万块,用剩的要环我喔!那女孩的衣服我一起洗了,等等你去把它脱水晚上好有制服穿。老妈留。”

    以后爱爱的时候不要在家里,隔音不好,到23楼去,我大姑姑再同栋大楼23楼买了一间房,不过她是导游,所以很少回来。哩咧ㄆㄆㄆ,原来我妈发现了,一定昨晚玩过了头,忘了爸妈了。

    我心想。算了,平平白白多拿1万,不完白不完,“我去买麦当劳,你在家乖乖滴喔!”

    “嗯!”在我出门前,她还亲了我一下。

    “唿唿唿……啊……好累。”我一边开门一边发牢骚:“萱,麦当劳买回来了快……”

    她又睡着了,睡在沙发上。把东西放好,本想过去叫她,但想起昨晚的欲火,忍不住偷偷靠过去,在她的胸部上搓揉几下(DD又翘了),另只手伸到她的双腿间(她是侧睡,两腿夹的满紧的)轻轻滴抚摸阴部。

    “嗯……好痒……不要啦!”她迷迷煳煳滴说。

    “萱……吃饭噜!”

    “嗯……”她睁开眼。

    “啪!”她唿了我一巴掌。

    “啊……对不起,鹰,我以为是色狼……”她紧张的一手遮阴部一手遮胸。

    “痛不痛啊?”她软软滴问。

    “你说呢??”我气的发飙。

    “对不起吗……”她无辜的说。

    “痛耶,昨天我让你那么舒服,自己憋的快受不了,你还唿我一巴掌!”

    “真的很对不起吗……呜呜呜……”

    哇咧,我都没哭了你哭什么阿?

    “好了啦……你想吃滴麦当劳我买回来了,别哭了!”受不了女生哭。

    “你对我真好……”

    “是喔……”我气归气,她哭我就心软了,“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

    我比较早吃完,到后面把洗好的制服拿去脱水,顺便把床单拿去洗,萱则是细嚼慢咽,快一点半才吃完。

    我洗完晒完,回到客厅,萱在看影集,“下午想干么?”

    “不知道耶?”

    “你没有想做什么是吗?”

    “迷耶!”她边说,一边把我拉过去,等我做好她就整个坐在我身上,她很喜欢坐在我身上。

    “鹰……好无聊喔!’她说,整个人软软滴躺在我身上。

    “……”

    “怎么噜?”

    我的DD被压在她丰满有弹性的屁屁上,昨晚没发泄到的鸡巴快速的膨胀起来。

    “啊……不要啦!”等她发现要逃已经来不及了,我把她整个抱紧,用手去爱抚她的小穴口,顺便摸摸她如土豆般大的阴蒂。没那么大啦,只是比喻。

    “鹰……不要在这啦,到房里……啊……嗯……”她用力的扭着腰,想摆开我。

    “鹰……啊……啊……穴……穴里……痒……痒啊……”听到她的淫声,我打定主意,玩她喊就命,我手握鸡巴,轻轻的对准她的穴穴,然后趁她还再享受爱抚的滋味时,冷不防大力的顶进去。

    “啊……穴……穴被插穿了……啊……嗯……嗯……啊……”

    这种后体位真是爽,鸡巴整之插到底,她坐在上面,身体的重量也加强了她下压时的速度,使我的鸡巴更是深入。

    “哦……哦……啊……啊……哦……好……好舒服……鸡……鸡巴戳死我了……哦……哦……”

    “啊……啊……啊……哦……”

    “叫哥哥!”

    “哦……哦……啊……什……什么?”

    我停了下来。

    “不要停吗?!”她哀求,一边上下自己套弄。

    “除非你叫我哥哥。”我把鸡巴抽出。

    “这……这不是乱伦吗?”她脸都红了。

    “那我去打手枪好了”我做势离开。

    “哥……哥哥。”她说了。

    “好妹妹……哥哥现……在让……你舒服……”我大力把她推到沙发上,把她两双玉腿放在我的肩上,欣赏了一下她亮亮粉粉的穴穴,用力一插。

    “啊……”

    “哦……哦……鸡巴……鸡巴插到底了……啊……啊……”

    “阿……阿……嗯……哦哦穴……穴好舒服……哥哥……大……大力点……插死妹妹吧!”萱又忘情的淫叫了。

    “啊……”她突然抽叙,我知道她泄了,更是大力的插。

    “妹妹……你的穴穴好紧……哥哥好爽喔!”

    “哦……哦……嗯……嗯……啊……哥……哥哥……妹……妹妹不行了!”我当作没听见,双手伸上去掐她的乳头。

    “哦……哦……不……不行啦……啊……啊……”

    “嗯……嗯……穴……穴痒……乳头疼……啊……好奇怪……好舒服……哦……哦……阿……啊……哥……哥哥插死……妹妹了……”萱有点招架不住我的猛插,只是软软的躺在沙发上呻吟。

    “哼……哦……啊……啊……哥哥玩死妹妹了……哦……哦……”她的淫声真是人间最好的催淫声,我一直疯狂的抽插,两手更是大力的玩弄她的乳房,突然感觉一股力量由背至鸡巴,我知道是射精的前兆,更是不顾一切的次次插进花心上。

    “啊……妹……妹妹快泄了……啊……啊……”

    “好妹妹,哥……哥哥也快了!”我大力的把鸡巴一插到底。

    “嗯……啊……”她的阴道急速的收缩,身体抽叙,一股暖由喷到我的鸡巴上。

    “嗯……啊……”我低吼一声,积了一晚的精液大量快速的射进萱的穴穴深处。

    “嗯……嗯……哥哥……妹妹好舒服哦!”她面带满足的笑笑,但是眼角却有眼泪。

    “你怎么了,为什么哭,我弄疼你了吗?”我心疼的问。

    “没有。”她摇摇头说,我的鸡巴还在她的穴穴里,热热滴、好舒服,让我忍不住鸡巴又翘起来,抓起她的腰,大干一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