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恋之性虐

    发布时间:2020-07-27 00:00:37   


    宗杰是我男友,我知道他有SM的倾向,不过我没什幺兴趣,想不到那一天,他竟然在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对我做了这样的事第一天,晚上十点过后,跟往常一样,我从上班的地方走出来,那是一家大型的百货公司,我在三楼的女装服饰柜工作,他每晚都来接我下班,今晚当然也一样,我远远就看到他的车停在对面。公司的制服穿在身上还未换下,白色公主袖衬衫、粉红色的短背心、窄裙,双腿套着米色透明丝袜,蹬着一双白色高跟凉鞋,穿过来来往往的车阵,我进入了车内。跟往常一样,闲聊了几句话,他便加足油门往前驶去,车子很快的就穿过闹市,进入产业道路。「盈!今晚我想来点不一样的,好吗?」 我还没意会出他的意思,他就将车子停在路边,这儿车子不多,而且在昏暗的路灯下,一股不愉快的感觉油然而生。「杰,我不懂你这句话的意思耶,你想做什幺?」 「很好玩的,来!你先跟我到后座你就知道了……」 一脸茫然的我,不知道他倒底想干什幺?反正平常也是他拿主意,就依他吧!我到了后座。他见我低身进了车子,突然用力从背后抓住我的双手,把我推倒在座椅上!「盈!从现在起,你就当不认识我,我们玩点特别的罗!」一阵淫笑声。「你要对我怎幺样?我……」他不待我把话讲完,就拿了一块白布塞入我的嘴,并把我的双手扭到背后,拿出一堆麻绳,挑出一条较长的,把我的双手反绑起来,随后并在手臂与身子上绕了几圈,紧紧缚住我的手臂与身体,接下来他又挑一条短一点的,把我的双脚并拢捆起来,为了避免口中的布条松落,他又拿出一块长的白布条,绕过我的双唇,让我咬在嘴里,用力拉往颈后结起,把口中的布块固定住,我只感到喉咙一阵阵的难受,但叫不出声来…… 「好了,你现在逃也逃不了,叫也叫不出来,我们就好好度过这几天吧!」 我最后一次看了他那奇怪的眼神,之后我的眼睛也被他用布蒙了起来,我拼命摇着头抵抗,但还是没有用,只能任由他摆布。在一片漆黑中,大约行驶了半小时,沿路上收音机一直播着歌曲,我也听不见车外的声音,只隐约听的到他口中不时哼呀哼的,最后有一阵铁门拉动的声音,他把车 知道我不是生病请假,自然有人会来救我的。但是手脚被绑着,实在无法站起来,勉强挣扎着站了起来,跳不到几步又跌倒在地,只有匍伏前进,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刹那间像无法到达般的远,不过这是我唯一的希望。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我终于爬到电话桌的前面,我用脚拌住电话线,用力扯了下来,电话机摔到地板上,我扭动身驱向后转,用反绑着的双手,按了熟朋友兰的电话号码。「铃~~~~~铃~~~~~」随着对方电话的震铃声,我心跳越来越快!「快呀!快来接呀,任何人都好,只要有人知道我被绑在这儿。」忽然,一只大手从背后抱住我,同时一个圆圆像球一样的东西塞入我的嘴中,随即用皮扣固定在颈后,在那同时,对方电话有人接听了。「喂,请问找哪位?」我听出那是兰的声音,当然,杰也知道那是兰。「喂,兰呀,我是杰,盈生病请假了,身体不太舒服,这三天公司就偏劳你了,不好意思!」(天呀!连兰也被骗了,救命呀!兰!)当然这几句话兰是听不到的,那球塞住我的嘴巴,根本说不出话。「啊!那要不要紧,盈现在能说话吗?我跟她讲几句话。」 「呜~~~~嗯~~~~」我拼命想大声叫!「喔!不太方便喔!盈现在不方便说话!」 杰说这几话的同时,一边从颈后用力拉着皮带,我嘴里的球深陷入喉咙中。「喔!那不勉强罗!记得去看医生,还有,今晚我去看她,你来接我好了!」(啊~~~兰,你千万不要来,你上当了!) 「好啊!那今晚我在你们公司前等你,再一起来看盈!」听到兰允诺的答覆,我眼泪流了出来,我害了她!「嘿嘿!不错嘛,帮你找个伴儿,我也省的麻烦,呵……想打电话求救,看我怎幺修理你!」啪啪啪!几下耳光,杰没从骂过我,更别说把我手脚捆绑起来打我,这是第一遭。「给你一点惩罚,中午没饭吃,也不给水喝,看你还敢不听话。」 我又被带回房间,眼睛再度被蒙上,不同的,只是嘴里的布变成了硬球,口水不停的自球上的洞流出来,干的难受的喉咙、麻痹无知觉的手脚,我无力的瘫在地毯上。再次被惊醒,是小腹内尿胀的感觉,遭糕,想小便,怎幺办?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如厕,终于无法忍 耐想上厕所,可是现在怎幺解?手脚被麻绳捆绑着,杰到哪儿去了,我缩着身子,强忍着!「唔~~~~~~呜~~~~~呜!」 我尽力自喉咙深处发出最大的呻吟声,想让杰听到。可是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杰丝毫不见踪迹,你到底去哪里了?强忍着尿胀的压力,我在地板上翻来覆去,急欲小便,却无法挣脱绳索束缚,我不知道该怎幺办?(救命呀!谁来帮我解开绳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上厕所!)我仰着身子,企图减轻那股肿胀的感觉,双腿用力夹紧,下体私处也想尽办法用力,我什至把被捆绑的双腿往胸前紧缩起来,我不要尿出来!终于,我还是忍不住,尿液像泄洪般的喷洒而出,湿湿热热的感觉,从小裤底透过裤袜,经由双臀间倾泄而出,随着大腿内侧,湿透短裙,流到地板上,大约流了近一分钟,第一次感受到那种无地自容的羞愧,我竟然尿裤裤,而且是在这个模样下,真是羞死了!啪!啪!几声,虽然眼睛被蒙住,但我也感觉得出来那是相机闪光灯的声响,有人拿着相机对着我拍照,那是谁?是杰吗?「哈….终于受不了尿出来!我就是故意要让你尿在这里,怎样,好不好玩?」 扯下蒙着我眼睛的布条,杰无情的继续拍着照片,我拼命摇头抵抗,可是无法阻挡他,只能任由他拍下我狼狈的样子。原来这一切他早有预谋,刚刚我在地上翻覆、挣扎,他一定躲在角落看得一清二楚,杰!你为何要这样折磨我?为何要这样对待我?「呵….真可爱,尿裤裤唷,来!我来帮你洗干净,乖喔!呵….」穿过长廊,我被抱到浴室,杰把我放在浴室地板上,用力把我的上衣、短裙、凉鞋都脱了下来,上衣由于手臂被紧缚着,所以杰用剪刀剪破,连同胸罩一并扯下,露出丰腴尖挺的双乳,现在我身上只剩小裤裤、裤袜,当然还有那捆得像粽子般的绳、以及塞在口中的球。拉下我的裤袜,接下来,杰用剪刀慢慢把我的小裤裤剪开,那被尿液湿透的小裤裤, 拿起来还可见到尿液如雨般的滴下,转过身,我口中的球被解开拿出来,正想清清喉咙时,没想到却马上又被塞入一团布块,天呀!我的小裤裤塞进我的嘴巴,那尿液的味道直呛到我的喉咙中,随即被固定住,这回用的是我的裤袜,我难受的闭上眼睛,不过杰没有就此放过我,他拿出水管往我身上冲,我全身湿透。「呵….洗干净点,不然会有味道的!」 接下来是更残酷的,杰拿出一架电扇,打开电源,冷风往我身上直灌,湿透的身体,在强风吹袭下,令我冷的直发抖,我全身蜷缩着,挣扎着躲到角落,无情的风不停的往我身上吹,我却连喊叫也没办法,我一直流着眼泪。在一阵残酷的凌虐后,我的手脚终于被解开,不过我并没有因此得到自由,是晚餐时间到了,我被带到房间,安置在一张有靠背的木椅上,双手没有麻绳束缚,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手铐,将我的双手反铐在椅背,双脚并拢绑在椅脚的横杆上,嘴里的小裤被拿出来,我连忙吐了几口,那股刺鼻、恶心感真难受,杰跟早上一样,拿了一只盘子,装了点食物,一口一口的喂我,我这时的心情,哪吃的下?「啊!时间差不多了,吃完后,我该去接你的好朋友来陪你了,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 「杰!我求你,放过兰,我随便你怎样都可以,只求你放过兰…. 」 他像没听见一样,转过身,整理整理麻绳,随手又拿出那个球,抓住我的下巴,用力的把球塞入我的嘴,仍旧用皮带扣住,然后拿一条麻绳将我的上半身紧缚在椅背,胸乳被勒得更肿胀尖挺。「兰也是个漂亮的女孩,我会好好待她的,待会儿你最好乖一点,不要随便发出声音,否则要你好看!」 接着是重重的一掌,打在我的后颈部,我觉得眼前一片昏眩,我又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逐渐恢复意识,朦胧胧的睁开双眼,眼前一位漂亮的女孩,熟悉的身影,是兰!我顿时像获救一般,顾不了塞在嘴里的球,拼命想发出声音!「呜嗯~~~~呜!呜~~~~~~」(兰,快救我,快帮我解开!)我心里想着。可是出乎意料的,兰并没有马上将我解开,她只是望着我,露出浅浅的微笑。兰走近我的身边,看了看我,又绕到我的背后,抚弄着我的长发,挑逗般的说。「妮!你好漂亮,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又是一阵甜甜的微笑。(兰,你疯了,我们快一起逃吧!待会儿杰回来了我们都走不了。) 兰听不到我的话,只看到我流着泪、摇着头,挣扎着摆动身子,自喉咙深处发出呜咽的声音。接下来的情景,几乎让我完全绝望,我万万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事!兰缓缓走到我面前,我从头到脚看着她,她穿着一袭白色无袖连身窄裙,紧紧的裹住那傲人的曲线,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左胸前,脸蛋上着淡淡的妆,水汪汪的大眼,甜甜的酒窝,带着挑逗般的微笑;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细根的高根鞋,修长匀称的双腿,透过一层薄薄的肤色裤袜,更吸引人。兰缓缓的把双手放到背后,展露出模特儿般的身影。在那同时,杰出现在我的身后,手里拿着麻绳,往兰走过去,毫不费力的把她的双手反绑起来,同样的绳子绕过胸前,在胸乳上下两侧捆紧,接下来开始捆绑玲的双脚,绑好脚后兰被推着跪在我前面。「呵……比起你来,兰听话多了,本以为她也会奋力抵抗,打算在车上就想将她绑起来,没想到她却十分配合,还要求在你面前绑给你看,原来兰跟我一样,有SM的倾向,呵…. 」 兰瞪着他看,不料反被打了一耳光,摔倒在地上,便盆也翻个精光,整个房间充满难闻的异味。「好吧!今晚你们就在这房间忍受一夜的臭味吧!敢不听话,修理你们!」 刚转身要离开时,杰突然回头看着我,淫笑的说着。「啊!差点便宜你了,还好!否则不让你太好过了。」 结果不难想像,我的手脚又被紧紧的捆绑起来,塞住嘴,关在铁笼子,随后杰扬长而去。就这样,度过这一个夜晚。第三天,被绑来这儿已经整整三天了,受尽前所未有的凌虐与委屈,身体的拘束不自由,心理的羞愧与无助,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好像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接触到一些全新的事物。兰是我共事的好友,从以前深深的情谊,突然间,我感觉对她有那幺一丝丝的爱怜,发现她原来不是我想像的那样,觉得兰被绑起来,真的好美好美。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我真的热爱,对于身上的束缚,我已经能够接受,甚至已经爱上它,我发现,我逐渐喜欢这样的束缚,我喜欢被绑、被紧紧的捆绑。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一大早,杰把我们俩人的身体都清洗干净,我们俩一点都没有反抗,洗澡时,还互相泼着水花。洗完澡后杰把我们带到房间,床上摆着两套衣服、内衣裤、化妆箱、高跟鞋、裤袜等,分别要我们穿上,首先打粉底化妆,涂上紫色的眼影与口红,穿上内衣裤、裤袜,接着穿上衣服,那是一件极短的黑色皮衣紧身窄裙,穿在身上真是惹火,然后配上那双极性感的高跟鞋,看着镜中的我们,忍不住都要被吸引,杰告诉我们,今天要带我们去见SM界的「女王」,兰高兴的叫了起来,我则搞不清楚是怎幺一回事,不过据兰后来告诉我,女王是不轻易见人的,能见到她是我们的福气,所以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表现。我们俩人的手都被手铐反铐,嘴里也塞着球,不一会儿,女王的车来接我们,坐进车里,眼睛还要被蒙上,据说是不让我们知道女王的住所,真是神秘。车子行驶约一个小时后,停了下来,我跟兰被带出来,走进室内,蒙着眼睛的布才被解开。那是一个非常富丽的大厅,宽敞的几乎可以停几十部车,两旁站着西装笔挺的男士,杰带着我们向前走去,最后到了一座圆抬前面停了下来,有位女士坐在 地方回去。往后的几天,我跟兰像平常一样,继续回到公司上班,这段不平凡的经历,我们从没跟别的女孩提起,偶尔跟兰在公司碰面,俩人有默契般的微笑着,这三天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一些看法,我将公司制服的窄裙改得更短更窄,穿上丝袜,走起路来两腿间的磨擦,产生无比的快感。我跟兰,除了友谊外,更添了分色彩,有时我们相约在家里、或什至中午休息外出至宾馆,俩人互相捆绑、凌虐对方,一起享受那愉悦的感觉!杰越来越爱我了,我下班后,杰都直接将我接到他的住所,进行我们的SM游戏,有时甚至就将车停在路边,在车上玩了起来,就在他善长的绳索捆绑下,我迷失在SM的世界里….。我喜欢,我喜欢被绑,在寂寞的夜里,捆绑我、折磨我,让我享受被虐的愉悦!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